Show/Hide Right Push Menu漢堡選單漢堡選單漢堡選單
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人物專訪

首頁 / 系所友會 / 人物專訪
::: :::
日期:2021-10-25

「不一樣」的新聞樂趣——專訪新聞主播王志郁

文/蔡咏恩

充滿「不一樣」的新聞圈

  畢業於政大廣電系的主播王志郁在新聞圈有 20 年的經驗,從記者到主播以及主持人,但其實在進入電視台之前,她也曾經在公關公司及廣播電台任職,她分享自己的經歷:「其實我一開始是先去公關公司,因為當初在政大之聲的時候,那時候有公關部門,所以就是辦活動、幫電台賺錢,我就覺得辦活動很有意思,所以我先是去公關公司,去了之後半年我就到了廣播,因為去公關公司就是很卑微,辦記者會要去求記者來,我就覺得我也是念廣電,我也可以當記者,為什麼要這樣求人?所以我半年後就去了廣播,我們會在廣播電台裡播新聞,播了之後也會出去跑線當記者,所以就會認識更多不同領域的記者,平面、廣播、電視,人脈就會越來越廣、認識其他人,就發現廣播的新聞作業跟電視的採訪其實大同小異,後來剛好廣播的主管到電視台,他就挖我過來,所以我就到了三立,然後在電視台留到現在。」

  能在新聞圈,甚至在同一個媒體待那麼久非常少見,因為業內的人通常會跳槽來跳槽去,王志郁也說明了自己的心態:「我在三立已經 20 年,當然過程當中有很多其他台來挖我,但是我都沒有去,一個是覺得當新聞媒體人,其實工作是一直在變的,就我自己而言,比如我剛進來的時候是跑線當記者,我幾乎每一條線都跑過了,我一進三立跑的是生活線那種吃喝玩樂、娛樂等軟性新聞,後來我就調到財經組,開始跑財經新聞,就會接觸到國營事業,比如說台電、中油那些,然後你跑財經線,比如說財政部是我的線,或者是經管會是我的線,於是他們如果到立法院去備詢的話那我也要去,去了之後就發現原來立法院是這樣一回事,後來我就調去黨政組跑了政治線,我跑了國民黨、總統府、民進黨,所以黨政我也跑過了,我只有沒有跑過社會線,但是因為我們記者要值小夜,值夜的話就沒有分線,所以社會新聞我也去過不少,就會覺得雖然我的工作一直叫做『新聞記者』,但是你跑的線不一樣,所以你每天的工作內容是不一樣的,我就會覺得非常有意思!可能我個性也不是很穩定的人,會覺得我每天都在做不一樣的事情,所以每天都有很多新的挑戰、每天出去都面對不一樣的人跟不一樣的事情,稿子的內容當然都不一樣,會遇到不一樣的挑戰。」王志郁笑說在跑新聞時所遇到的狀況百百種,例如今天要訪問的人不給你訪、明天要採訪的人約不到,或是後天你的攝影可能把你的拍攝帶搞砸了,任何狀況都有可能發生。

從電視台到 YouTube 有何「不一樣」

  經過了當記者的磨練,王志郁後來成為專職主播,她說播新聞當然也有不一樣的挑戰,因為不可能像記者一樣分線,所以不管是什麼樣的新聞都要消化它,並把它講成讓觀眾聽得懂的話語,但她仍樂在其中:「就會覺得雖然我每天都播一樣的時段,但是可能內容不一樣,所以每天都還是在做不一樣的事,而且播不一樣的時段,其實挑戰也不一樣,因為觀眾是不一樣的。所以就會覺得雖然我好像一直在同一台,但是我在做的事情一直都不一樣。」在千變萬化的工作模式中,王志郁更沒有停下來過,在新媒體崛起,傳統媒體比較式微的時候,三立開了一個新的財經台,王志郁也因為比較喜歡財經,便主動請調去財經台,她說:「到財經台之後我就開始主持節目,房地產節目、理財的節目,相關做節目的經驗又更不一樣,現在我們台又要變成新聞台的關係,所以又開始回來播新聞,那開始播新聞之後,我就開始播國際新聞,我覺得又是一個不一樣的領域,你要怎麼樣讓很不喜歡看國際新聞的台灣人,把國際新聞講成像故事一樣吸引大家來看等等。」此外,王志郁也深知經營網路的重要性,就把她每天播的國際新聞擷取放在網路上,她說:「我們養一段時間之後,就發現我養出了一批會看我國際新聞的觀眾,公司也看到了這一部份,因為 YouTube 點閱率是可以賺錢的,所以公司就幫我開了一個個人的頻道,就變成現在有一個我自己的頻道在經營,會講國際、會講財經,大概是這樣的歷程。」

  對經營 YouTube 有經驗的王志郁,認為 YouTube 非常奇妙,因為跟電視大不相同,像是 YouTube 可能可以一個人作業,但電視台不行,而且YouTube的觀眾跟電視觀眾也不一樣,電視觀眾會期待一個電視台的畫質要好、剪接要好等非常多期望,但 YouTube 頻道的觀眾並不會期待那麼多,就算燈光打得不好,或是畫面歪歪的,但大家的包容度非常高,她繼續分享見解:「大家只在乎他有沒有在你這裡得到什麼,而且我覺得現在 YouTube 頻道非常多種,觀眾也非常多樣化,不像電視台總是希望可以有最大多數的觀眾在看,YouTube 並不需要,你可能只要找到跟你比較對味的那群觀眾,你就可以活下來,比如說有些 YouTube 做一些蠢事很好笑,這樣也有一群想要吃飯時間看輕鬆影片的觀眾,只要好笑就好,這也是一個形式,另外像我在做的形式是,我希望可以用比較輕鬆的方式跟你解釋清楚財經的來龍去脈,所以我可能是比較知識型的 KOL、知識型的網紅,那我覺得這就符合我主播的身份。所以我會講一些有內容的東西在裡面,這種就會吸引到比較喜歡看有知識內容的一群觀眾,所以我覺得如果真的想經營 YouTube 頻道的話,就弄清楚你到底要什麼,你不要走在中間,在中間就不會有特色,所以你要有自己的特色去養出自己的一群觀眾,其實這樣就 OK 了!你不用說我一定要 100 萬人、200 萬人的訂閱人數,那其實很難達到,你要營利的話其實只要幾萬人,比如說五萬人的訂閱數,你就已經可以開始盈利了,所以其實沒有那麼難入手,這應該也是現在競爭非常激烈的原因,大家都很容易可以弄一個 YouTube 頻道,我會覺得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的定位跟特色,然後一直去做,慢慢就會把你的觀眾養起來。」

學生時期的活動與人脈是未來的資本

  王志郁在國際及財經領域累積了深厚的實力,但其實剛開始她對財經是一竅不通的,因此她的分享也更加適合每個人借鏡,她說:「我覺得財經靠個人努力,因為畢竟我也是念廣電的嘛!我們當初念的那些通識裡面是有經濟學,但我根本沒有修,其實我對財經是一竅不通的,所以我會覺得念廣電一個很可惜的地方在於,我們在學校裡面學到了技術,但是拿到社會上來要應用的時候不一定會派上用場,比如那個時候我跑線,你看你念政治,可能你也沒辦法懂過人家可能念台大政治的人,你說財經可能也有財經專業的人,所以我們就很可惜。所以我會建議如果真的有志的話,你自己去多瞭解一些其他除了廣播電視技術以外的通識,那像我自己的例子就是,我到了財經組才開始認識財經,從做中學其實也是可以啦!但是就要自己花比較多的時間,遇到問題之後就要趕快去請教專家,就是一天一天的累積。」

  談及學生時期,在政大之聲電台的回憶是王志郁最印象深刻的部分,同時也是對她的未來最有幫助的一段經歷。「我覺得我現在回想,我會覺得上課都是其次,對我幫助比較大的是我在電台,因為在電台會遇到外系的人,像中文系、新聞系等都會來電台,所以你會認識很多不同系的朋友,我覺得那些朋友都是你的人脈。再來因為在電台的時候辦很多活動,所以會有辦活動的經驗,這也是為什麼我還沒有畢業就找到工作,因為辦活動的經驗很大的幫助到我找到第一份工作,所以其實會覺得那些比較跟社會接軌的大學活動,對我的幫助比較大。再來就是交朋友,因為現在其實很多時候,你遇到校友都會非常有親切感,很多在學校裡面見過的人,後來在職場上遇到的時候,大家都會互相幫忙,我覺得這比較重要,大學的時候你就好好交朋友吧!廣結善緣,不要跟人家耍心機交惡,地球是圓的,我覺得對未來工作上有幫助。」

第一手新聞真的很有趣!

  在訪談的過程中,字裡行間都透露出對自己職業熱愛的王志郁,如此說明新聞行業:「總而言之我覺得新聞很好玩,因為你每天都在做不一樣的事情,雖然看起來是同一份工作,那我也覺得這樣很適合我,所以我會覺得如果學弟妹想要做這份工作的話,你要有這樣的認知,就是它是每天都有不一樣的內容,我們也有些同事來了以後很快就離開,因為他不適應這樣的狀況,覺得為什麼我每天都在做不一樣的事情,他一直沒有一個穩定下來的感覺,所以我覺得那也是看個性,像我覺得我個性就適合這樣,所以雖然我一直在這裡,但是我一直在做不一樣的事情。」

  傳播科系畢業的她,更對學弟妹提出真心的鼓勵與建議:「我覺得新聞是個非常有意思的職業,因為你可以看到觀眾看不到的地方,所以我自己非常喜歡,那我也很建議學弟妹可以試試看,就算大家念了傳播的科系,然後可能以後不打算要當新聞人一輩子,但是其實你可以試著到新聞圈裡面來做做看一兩年,真的很不喜歡再離開,我會覺得這一兩年都會是人生當中非常特別的一段經歷,因為像現在我們看電視,你總是會覺得無論電視怎麼樣告訴你它貼近真實,但那畢竟是透過攝影機、透過記者的剪輯或文字的呈現給你,那都不是大家第一手看到。我會覺得大家既然都已經念了傳播科系,你就應該到新聞現場去看一看,我覺得非常、非常有意思!再來就是真的很喜歡財經的話,我覺得如果還在學校,經濟學、會計那種雖然很枯燥,但你就多少去聽吧!像我現在有時候就會後悔說我當初為什麼沒有念經濟學,然後我現在還在那邊啃書本,所以我就會覺得說在學校還有機會跟環境的時候,多充實一些不用到多高深,但是很通識的一些投資基本概念,還有經濟大概是怎麼樣的狀況,多瞭解一些的話其實會對於未來要從事財經、媒體這塊會很有幫助。」

回首頁 政治大學 網站導覽 English